未定名简猫猫

第七天

第七天一篇喜欢的电影的影评
话说一开始是懵逼的...我觉得我萌的西皮跟这个题目都搭不上边,本来打算自己写一篇的,后来复习鬼灯的时候发现里面提到一部电影,于是脑洞就有了....
时间线应该是前文全部结束之后(也可能是中间....)......

白泽正无聊的趴在桌上,之前的订单也早处理完了,桃太郎君正在外面送货,店里也没有病人.......人一清闲就容易想入非非,特别是有了特殊关系之后。
前段时间,白泽跟鬼灯确认了互相交往的关系,由于多方面原因,两人没有公布于众。
虽然很惊悚,但两人确实在交往,白泽回忆了一下这段时间两人的相处,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白泽以前也是身经百战,但走肾不走心的“追求”跟交往不一样,白泽是不敢把以往经验套在鬼灯身上,只是“交往”啊....是两个人从来没约会过的原因么?
桃太郎从地狱回来了,给白泽带来了来自某恶鬼的信,白泽刚拆开信封,那边电话就打过来了,白泽拿着信避开桃太郎,接了电话:“喂...刚拆开,诶?虽然有空,但为什么要我去看这个?”白泽摇了摇手中的邀请函,上面散发出一股金鱼草的味道...:“纳尼,要写影评?这个事,做不来啊...”“不管你做不做得到!总之一定要写,我会认真看的,如果不满意的话...”电话那头传来“咚...咚...咚”,能够让白泽莫名感觉到恐慌的,狼牙棒的声音。
那是一张关于电影审片的邀请函,不是首映式,而是审片,在电影真正发行前,由投资商、导演和一些重要人士参与的,关于电影的审核。
虽然只是一部关于金鱼草的纪录片,但托发起者的福,从头到尾,参与者无不是重量级的角色,今天受邀来审片的人也不算少,审片地点定在了豪华酒店里,临时改装成电影院的会议室。
毕竟是名动一方的神兽,今天在场的,白泽基本都认识,虽然好奇为什么神兽大人会代替辅佐官大人出现在这里,但真正问出来的,只有目前浸淫娱乐圈没多久,却很当红的“女主角”蜜桃真纪。
虽然真纪刚问出口就意识到自己的失误,但白泽也有些尴尬,两个人就互相尴尬的被安排到了相临的座位。
电影出自名导演之手,但毕竟也只是一部纪录片,白泽看到最后都快睡着了,电影播完之后,大家一致的没有任何疑问和反对,审片通过后就可以商议上映的事了。
主办方还准备了晚宴,虽然美女众多,白泽难得的没什么勾搭的心情,真纪以为是自己刚才的言行造成的影响,于是她一直在向白泽鞠躬道歉。
白泽再三强调不是真纪的错,但真纪还在自责,于是白泽就转换了话题,因为真纪是这部纪录片的“女主角”,白泽就开始跟真纪讨论这部电影的内涵。
毕竟某个恶鬼的狼牙棒一直悬在神兽头上,虽然也不是打不过,但白泽就是莫名的害怕,鬼灯特意让他来看这部纪录片,到底为了什么呢,金鱼草的话,他仅止于当做一味药,除了药物研究外他没啥其他兴趣。
纪录片有什么内涵?真纪自己也说不上来,她上镜无非因为金鱼草大使的身份,如果硬说她是女主角的话,那么男主角必定是鬼灯大人,鬼灯大人除了提供很多资料之外还负责出镜讲解,不得不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虽然在她印象中,鬼灯大人一直很认真负责。
白泽刚踏入极乐满月的大门,此时手机又响了,桃太郎正好不在,于是他也不避讳的直接接通:“喂....刚看完,啊说实话并没有什么感想,诶!!三天??...我才不会写,要不就打一架!才不怕你....”
鬼灯任由对方狠狠挂掉电话,叹了口气,继续伏案加班加点....

时间:下班之后
地点:小酒馆
一干狱卒正在联谊放松,阿香正好遇到了唐瓜和茄子。最近鬼灯的反常让阿香很担心,于是她向唐瓜和茄子打听最近可能发生的事。
“啊,我不知道哟,不过最近工作确实不多。”茄子抱着酒杯,一副乐天派似得回答。
“诶,最近鬼灯大人确实很反常啊,工作明明不多,但确实一直在加班,唔,好像是在提前做后面几天的工作,我想,他可能是有事要出门吧。”唐瓜比较稳重,大多数时候比茄子靠谱。
阿香一直在犹豫,她在想要不要直接跟鬼灯谈一谈。
“如果是鬼灯大人的话,在下这里到有一件....呃,应该算是跟鬼灯大人有关吧。”来者琉璃男,前桃太郎组成员。
三个人都看向琉璃男,琉璃男咽了咽口水:“在下前几天在集市上偶然碰到了鬼灯大人,本来想上前打声招呼的,但人实在是太多了,正当在下快挤到鬼灯大人身边的时候,在下发现从鬼灯大人身上掉下来一张纸,在下就捡起来,打算空闲的时候还给鬼灯大人,只是当在下看清楚纸的内容之后,在下又不能确认这是不是鬼灯大人遗失的....”琉璃男略带尴尬的从翅膀里叼出一张折叠过后的纸来,交在阿香手里:“....在下觉得还是请阿香大人确认一下比较好,在下实在是不能把这张纸跟鬼灯大人联系起来。”
阿香打开纸,是一张很小的收据,文车书店的,热敏纸上显示买了两本书,一本是《如何让你的恋人更甜蜜❤》,还有一本是《爱的禁锢❤666种无法摆脱的绳结捆绑大法❤》,端正的打印字体也掩盖不住这种书名的色气,阿香有些黑线,这确实不是鬼灯的风格。
“啊,对了,前两天貌似有鬼灯大人的包裹,好像是从中国寄过来的”“诶,鬼灯大人不是经常收到国外寄来的包裹吗?可能又是别人寄给他的礼物吧”“不对哦,鬼灯大人收到包裹之后的表情不一样....应该算是千年难得一见表情吧,我回宿舍后还画下来了呢。”“......”


时间:晚上
地点:极乐满月
白泽到底还是什么都没写,已经做好了跟恶鬼大打一架的准备,然而鬼灯提前准备的红绳,将身为神兽的他捆的动弹不得。
“这个东西,是违禁品吧,你从哪里弄来的?”白泽咬牙切齿的试图挣脱鬼灯的摆弄,他的衣服已经全被脱掉了,鬼灯把白泽抱在怀中,操控着绳索,将神兽捆的十分淫靡,“获取途径不可说,据说是捆住孙大圣的那根绳索的改进版,在下花了不少钱才弄到手.”略带凉气的手不断在身体各处游走,鬼灯感受到怀中人的颤栗,他低头咬住了白泽的肩头,尖齿划破了皮肤,鬼灯舔了舔牙上沾染到的血丝,对着还在试图挣扎的白泽低声说道:“惩罚是必须的,你我之间还有些事还没定论,正好这几日我休假,不如就在此地全都了结吧.....”.....

时间:下午
地点:极乐满月
被折腾一宿的白泽艰难的睁开眼睛,一旁的祸害还在爆睡,看着某人的睡颜,神兽表示很想打人。
虽然昨晚被虐的挺惨,不过也是自作自受,毕竟已经确认交往,但却趁对方出差(拍电影),跑去花街消遣的人是应该被惩罚。
白泽从鬼灯怀中挣脱开,勉强的扶着老腰起身,正当他颤颤巍巍打算下床时,后面伸出一只手又把他拉回床上:“....好累,在下昨晚可是出了一晚上的力....再睡会吧....”
白泽本有些睡不着,然而在鬼灯的怀里,困意又渐渐袭来...
“明天去约会吧....”某位鬼神轻声说到
“......诶?.....”


(.......不知道怎么就脑洞出这些东西,我脑洞变化很快的,本来下午还在纠结为毛交往中白泽会怕鬼灯,结果半夜写出来就觉得前因后果成立,也许有些地方还是逻辑有差,不过目前不想纠结这个了,我好想睡觉啊,明天继续工作补台账......
话说以后要找机会写他们确定关系......啊,练笔是有好处的,我早晚也能写出好吃的荤菜来......)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