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定名简猫猫

第五天 描述一下溺水的感觉

第五天 描述一下溺水的感觉

感觉辅佐官大人跟神兽大人都不是那种需要溺水来冷静的人啊,emmmm如果说掉在水里的话.......(目测又偏题了)

 

时间:逢魔之时

地点:大阴霏霏山

随着最后一封信件的发出,一天的事务由此告终,只是文车妖妃姬依然没放过贞姬,琐碎的数落一直没有停息过,贞姬绘扇遮面,微笑的的聆听着,直至木俑们来通知用餐。

用过餐后,贞姬摒退了侍从,一个人独自出门。

大阴霏霏山中有一个湖,传言是文车妖妃们的泪水汇集而成,贞姬手捧着绘扇,微笑的向湖心缓慢走去。

十二单被水浸透,变得更加沉重,贞姬放任自己沉入湖底,此时,绘扇从她手中跌落,她才展露出悲伤的面孔。

这个地方是唯一能切断她和“母亲”之间联系的地方,也是唯一能让她表露出真正自我的地方。

近几日“母亲”更加偏执了,她也知道“母亲”的状态越来越不好,然而这一切因母亲而起,也只能由母亲自己来终结。

当初的文车妖妃姬乃是崇德天皇书库里运书的小车,因受到女子情书和小说中的哀怨影响具备了灵性,后来又在崇德天皇的影响下化成妖怪,后来又因为和玉藻前争斗失败而被困在大阴霏霏山......

母亲一直以为她们是被玉藻前封印在这里的,几百年来她们一直在尝试着破解封印,甚至多方请求神明前来帮忙,然而她知道这一切都是无用功,当初的鬼神大人讲的很清楚:

大阴霏霏山其实是文车妖妃姬的本体所化,连绵不绝的雨水其实是她心中的泪水,困住她们一族的也不是什么九尾狐的封印,而是她内心中的痛苦,不甘以及哀怨,解除这种状态只有两种方法,一是等文车妖妃姬自我消亡,二是文车妖妃姬能战胜自我,消除内心的痛苦与不甘。然而这两种办法并没有什么区别。

文车妖妃姬的本体早已被雨水侵蚀,最近尤为严重,她也变得愈发暴躁了,贞姬不知道如何去劝解,还是顺其自然?或者想想出去后,作为“人”的感受?

贞姬渐渐感受到了水的压力,眼前渐渐空白,耳朵也暂时失去了听力,肺部有些沉闷,贞姬放空自己,让自己浮上了水面。

(说实话这溺水我只写了35个字.....)

贞姬在回去路上遇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是当年告诉她真相的人,她连忙伏拜下去行礼:“鬼灯大人,妾身失礼,未能远迎。”

鬼灯手提着狼牙棒,打量着大阴霏霏山:“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啊,贞姬小姐,您选择好了么?”贞姬有所顾虑的捏紧了手上的绘扇,鬼灯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其实没必要这么紧张,这里已经不再您母亲的掌控下了。”“........”

鬼灯和贞姬来到大阴霏霏山的山顶,鬼灯掂量了一下手中的狼牙棒之后朝地上狠狠的砸下去。

山开始崩裂,伴随着女子凄厉的尖叫,灰暗的天空也开始碎裂坠落,雨则渐渐停息..............

 

数日后

地狱新开了一家叫文车的书店,此外地狱十王厅附属档案管理室新添了几名车型狱卒.....

(今天字数emmm......算了,跟题目有关的35个字,我实在写不出来了,曾经也掉到过鱼塘里,但是记不起来溺水是怎么一种感受,不过百度了一下.....不能感同身受呢

这里在补两句设定,真正的文车妖妃都是车型的,至于白泽看到的那些女子,明面上是收养的,实则是文车妖妃本体取下来的木材,雕刻成木偶之后妖化的,紫檀贞姬是文车妖妃姬上取下来的,所以设定文车妖妃姬可以知晓贞姬的任何想法....有这种老妈还真是很窒息的感觉啊...

文车妖妃姬是自己困住了自己,现实生活中也有很多这种情况吧,自己是自己最大的敌人

文车妖妃是怨念形成的,所以说等文车妖妃自己想开了不在怨念等于自我消亡

本来设定文车妖妃死后贞姬他们才获得自由来着,但后来还是想鬼灯大人连伊邪那美命都能怼,一个小小的文车也不在话下嘛,所以让她们都活下来了......其实我就是不想写了...

这两天工作太忙,有些脑洞是在没精力写,可能后面会补上,毕竟今天还脑洞了小判去偷拍白泽出浴图之后被鬼灯逮到的事儿来着.....)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