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定名简猫猫

第四天(下)
虽然昨天说可能换题目,但托加班的福,我外出买夜宵的时候发现了太太 @yosan_破洞氣球 的授权,实在是太感谢了,因为很喜欢这张同人图,所以还是决定写这个。

时间:上午
地点:桃源乡
桃太郎一直起得很早,总要帮上司处理完昨晚的烂摊子之后才能去园子里照顾桃树,昨天神兽大人不知道去哪了,晚上一身酒气的被凤凰大人送回来,估计是喝得太多了,到现在还没有醒,脑补了一下神兽大人昨天的放浪,桃太郎露出了鄙视的眼神。
白泽睡得并不安稳,梦境中,白茫茫的雾,什么也看不见,只听到雾里远处刀剑相搏的声音里,夹杂着哀怨女子的凄厉,他想通过神目驱散雾气,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雾气化成绳索,将他捆绑束缚,女子哀怨的声音越来越近.....
白泽猛然惊醒,冷汗浸湿了被子,他掀开被子,坐在床上,眼神迷茫...刚才的梦一点都记不起来了,白泽深吸了一口气,缓和了一下心境“嘛,一点印象都没有,绝对不是预知梦,那就无所谓了...”
桃太郎从园子里回来,神兽大人已经把工作完成的差不多了。
快到午饭时间,白泽一边搅拌着锅里的食材,一边跟在照顾兔子的桃太郎聊天:“呐,桃子君,你以前有没有做过噩梦?”给兔子喂食叶子的桃太郎回想了一下,说道:“总有做过的时候,但是到这里好像就没再做过了,白泽大人怎么了?”“嗯呀,没什么,总觉得这两天有些奇怪,嘛,下午我要采取点措施来防患于未然。”“诶?白泽大人要准备做什么?”“等我做完你就知道啦.”
     午饭过后,桃太郎留下看店,白泽直接去了偏阁,这里是画符的地方,虽然昨天的梦已经完全记不得了,但白泽还是想画几个符安定一下心神。
      空间实在太小了,红色帐幔里只容得下一张迷你案几和一个绣墩,白泽只能将香炉和砚台放在地上,他打开一个卷轴,用笔沾满了朱砂,一边画一边默默的念着咒语,随着卷轴的慢慢展开,白泽的思绪也随之展开,虽然不记得内容了,但那种无力感一直存在,不仅如此,他有一种被冒犯的感觉....
     无意识间,卷轴早已掉落在地,笔也随之掉下,笔砸在砚台上,复而跳出来,滚落在一边,带出来的朱砂又沾染了卷轴,白泽调整了坐姿,一手撑头,追忆那个永远在厮杀的大荒年代....
     突然一道白光闪过,白泽被惊醒了,他只见面前站了一位穿着黑色西装戴着眼镜的男人,他一手提着公文包,一手拿着画这符的相机,白泽还没说话,对方先开口了:“下午好,白泽大人,我奉命前来认证,照片已经拍好了,接下来请您在表格上签字就可以了。”“.......”.
     白泽接过对方递过来的表格,在署名处签完字,递给对方:“这次一张照片就够了么,不需要拍真身照了?”对方接过表格,确认后收到公文包中:“不需要,这次拍摄角度很好,您背后的照妖镜完美的显示了大人您的真身,可以不增加成本了呢。”“...........”“哦对了,大人”对方收好工具起身要走的时候,又扭过身来对着白泽:“在下已经很多年没见过大人这幅样子,我想上司他也会很惊讶,不过就照片而言,他肯定会用作他途,在这里先给大人说明一下,还请大人您,千万不要介意啊.....”“.......”.
白泽咬牙切齿的送走西装男,桃太郎站在门口,担忧的看着他,白泽擦了擦嘴角的血:“那个死面瘫眼镜男叫天枢,是负责给我们确认身份的人,虽然不常见,但还是很会惹人生气啊.....算了,我要去找小姐姐寻求安慰,桃太郎你也来,我们一起去众合地狱....今晚要不醉不归...”“.....大人..请善待您的胃...”
几天之后
时间:晚上
地点:狐狸入赘店中
最近店里生意很好,来玩的姑娘也多,于是小判又来这找新闻,它跟阿檎两人坐在门口。悠闲的看着人来人往......
阿檎啜了口烟:“最近没什么关于这的稀奇事儿,不过倒是听来玩的小姐们谈到点别的,是关于桃源乡那位大人的哦。”“那个大夫吗, 我曾经去拍过,他那种性子,花边新闻都看腻了吧...”“不是哦,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只是那位大人看起来确实有点不一样,啊,对了”阿檎从怀里掏出一张海报一样的东西“这个不知是哪位客人丢弃的”他把海报拿在眼前仔细端详:“这么看来那位大人确实像是遭遇了啥”说完把海报递给小判,小判仔细看着海报:“话说人心情总有会变得时候,为什么你们就这么笃定那位大人是遇上事儿了呢”“....嘛,毕竟是花街最重要的金主大人呐......”

时间:午夜
地点:阎魔厅附属宿舍之鬼灯的房间
    鬼灯坐在书桌前,面前摆着从某只猫又手里夺来的,关于某只笨蛋偶蹄类的海报,没有了以往的轻佻,眼神带了一种危险,莫名的,更想虐待他了啊.......
   

(话说不知道后面跟两段的意义何在,估计往后面还会延伸吧,毕竟超想写鬼灯想办法拿到底片的段落啊.....今天也不想总结啥,这里再次对太太表示感谢)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