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定名简猫猫

第一天(第一次写文)

,写一篇情书,里面没有任何一个“爱”“恋”等字。

桃太郎一直以为白泽只靠脸和钱把妹,不过这两天似乎有些不一样,神兽大人这几天都安分待在店里,没吵着要去众合地狱逛花街,也没闹着要喝酒,这真的很难得啊,看着正在桌边拿笔写着什么的的白泽,桃太郎忍不住小声问了句问了声:“大人最近怎么了,是肾脏终于吃不消了么?” 
“....才不是!!,只是最近想追求一个人....”“...诶?!!!!” 
虽然桃太郎在这打工时间不长,但也以为很懂白泽的本性了,神兽大人怎么看都不像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森林的人,难道是遇上真命天子了?完全想象不出对方是什么样的人,估计比妲己大人还要美吧....但真的会有比九尾妖狐更美的人么?
桃太郎从桃源乡一直走到地狱第五审判厅,依然不能消化这事儿。
前段时间第五审判厅的辅佐官大人定制了一批汉方中药,今天是交货的日子,鬼灯看着面前神叨叨的桃太郎,说到:“桃太郎君,把药交给我就行,之后请去和小白他们聚聚吧,跟着白痴偶蹄类工作这么久,适当减压是必要的...”听完鬼灯的“暗示”,桃太郎才清醒了点,这次除了送药之外,白泽还让他送封信给鬼灯,于是他一边从怀里掏出一封染了花香的信,一边跟鬼灯说到那件爆炸性的事。
“啊,那个白猪,纵然让他在叫唤地狱受刑三十六兆亿年,他也不会改变本性”,鬼灯如是说。
之前白泽也会随药附带着说明书,但这种方式的信还是第一次,他们之间的关系用不着写信,本着“即使不是恶作剧,他也会去桃源乡挖陷阱坑他”的心态,鬼灯拆开了这封散发出诡异信息的信。
出乎意料,信封里只有一小把碎干桃花瓣,和一张泛着桃花香气的小笺,红底小笺上用金色的毛笔写了三行小诗:“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虽然是上古汉字,但鬼灯当初去中国学习审判制度之前曾经研习过这些,这些字他都看的懂,但组合起来就不太了解其中的含义了。
解读诗歌是贵族之间极为风雅的事,秦广王首席辅佐官小野篁大人对汉诗很有研究,不过鬼灯没打算去咨询他,感谢互联网,感谢目前资讯发达的地狱,鬼灯已经查阅到了这首诗的出处含义,以及适用场合,白猪为什么送这个给他?算了,等工作结束之后直接去问他就行,有什么还可以当场报复回来,鬼灯嗅了嗅小笺上的香气,小心的把小笺塞在怀中。
另一边
桃太郎和小白他们聚了聚,时间不早他才动身回桃源乡,此时店铺居然关门了,桃太郎开门后发现白泽又喝多了,整个人趴在桌上,又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旁边和地上还有不少酒瓶和酒坛,桃太郎叹了口气:“才过多久啊...又变成这样...”
桃太郎打扫完房间后,熬了一碗黄连汤,放在白泽手边,白泽闻了闻气味,勉强打起点精神来,桃太郎搬了板凳坐到旁边:“大人您又怎么了?是告白被甩了么??”白泽喝掉黄连汤,换了个方向继续趴在桌上,有气无力的说到:“才不是,只是幻想有些破灭而已。”“诶?...大人.....”
白泽颤颤悠悠的爬起来从冰箱里拿出冰袋,敷在眼睛上,仰卧着依着桌子说到:“我之前听说文车妖妃族里有个天妃一样的美眉,很想去见识一下啊,但对方身份高贵,从来不出门不说,外人想见必须递交拜帖。”“诶,拜帖?”“恩,必须手写一篇文字让对方评价,过关了才有机会去她们族里...”“真是个高傲的种族啊,所以大人这几天安分在家里是在练字么?”“也不算是,我的字一直很好看不用练,对方是和文字有关的妖怪嘛,所以拜帖不能是简单的名字介绍,我很用心的用上等纸抄了一首情诗,还用桃花瓣做熏香呢....”“..诶.....后来呢??”白泽把冰袋扔给桃太郎:“我中午去凤凰那送药,结果看到了他们族里公主的画像,她们族里的审美观跟我们不一样.....”“.........”
桃太郎看着萎靡不振的神兽,又深深叹了口气,他本来还很见识的说,那边白泽在桌边翻滚了一圈:“好想去众合地狱喝酒啊,很想念妲己小姐呢~”“大人不能再喝了,已经很晚了,请务必保证明天正常工作!”
于是没人发现外面的鬼神紧握着狼牙棒:“啧,果然还是要为你特别设计一个地狱啊...”

(总结:1.偏题,啊我文写的不好,理解能力也一般是迟缓的,比如说这个我刚写了三排字才意识到要写一封情书,不过不要紧,社畜嘛,投机取巧我就当做不理解吧
寒酸,虽然字数不是评价一篇文的好坏的唯一标准,但是一千五百字也太.....,我这种人还是要多练习啊,我会努力的..
这就是一封情书送错人以及关于某人暗恋的故事,我控鬼白,会一直控下去的,我会坚持写完30天的
话说好想写中长篇啊,但好歹要坚持完成30天迷你段子才能来说写不写文的事
错别字和标点符号乱用的事请见谅我会努力改啊的)

   
评论(3)
热度(22)